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强奸> 性感少妇的抗争

性感少妇的抗争 - 性感少妇的抗争
第一章 捡到个美女
  杨简今年十八岁,第一次出远门,也是第一次出村子,爷爷告诉他:“去吧,到省城,会有人来接你,看到有人接杨一针的就是了,你还有个娃娃亲媳妇,叫苏艾,你要和她成亲,记住,不给我抱个大胖孙子就别再回来!”
  爷爷不知道,最后那句话将会困扰杨简好多年。
  带着行礼上车出发,杨简在座位上昏昏欲睡。
 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忽然“嘎”地一声急刹车,杨简脑门就直接撞到了前座,他茫然地睁开眼睛,打了个哈欠,站起来问:“到了吗?”
  不对,四周看起来还是荒山野岭?
  杨简已经转快被车晃晕了,他真想给自己来一针,可是爷爷告诉他:医不自治。
  他听到旁边人喊着:“撞到人了!”
  什幺,撞到人了?
  司机站起来对乘客大声喊着:“你们都看见的,不是我故意撞人,而是那人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!”
  “人没撞死吧?”
  “不知道,趴着没动呢,一地的血!”
  车上的人惊恐地喊了起来,满车的人全都慌了手脚,他们可没见过撞死人啊,真晦气!
  杨简赶紧跑向车门:“让我下去看看,我是医生!”
  一个大婶看着他:“小娃,你这把年纪也能是医生?”
  另一个也说:“嗨,年轻人就是爱凑热闹,别瞎耽误大家功夫。”
  “我真的是医生!”杨简重申了一次,“打开车门,我去看看!”
  司机犹豫了几秒钟,给他开了车门。
  路边躺着一个穿花裙的女孩,杨简跑过去没敢动,那女孩仰面朝天,睫毛很长,眼睛闭着如同垂下窗帘,面容仿佛玉雕一样精致,年纪似乎比杨简还小一些,不像是村里人。
  视线放在那个女孩身上,身上好白,比南山村小花还要白,看起来也好生养,这肯定不是村里玩泥巴长大的。
  伸手探了探,活着。
  创伤在头部,撞出一个伤口,流了好多血,面色更加苍白。
  杨简抓住手腕把脉,吓了一跳,好滑!
  这皮肤,简直就像是在摸猪油似的……
  嗯,情况不太好,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撑不了多久。
  现在只需要一针解决问题了,杨简想要回到车上拿自己的包,因为他的银针放在包里,包在车上。
  但当他一转身的时候,中巴车正朝着远离他的方向急驰而去。
  ……
  天沙外郊,一个小小的简陋汽车站里,拉起了一条大大的横幅。
  横幅上写着:“欢迎杨一针老先生!”
  汽车站里几乎停满了豪华小轿车,其中随便一辆的价格都远超这个汽车站。
  人们议论纷纷:“这怎幺回事,汽车站鸟枪换炮了?”
  欢迎的人群中,半数以上的是白发苍苍的老先生,看上去就是德高望重的样子,他们脸脸上有焦急的神色,但更多的是期待。
  “据说这次杨老不是亲自来,而是派来了他唯一的徒弟?”
  “呵呵,杨老都一百三十多岁了,大家多多体谅,不过他这个徒弟可是继承了他所有手艺。”
  “杨老亲口说的?”
  “那当然,这可是杨老的唯一爱徒,那一针的神技是绝不能失传的。”
  在这群迎接队伍的后面,有两个极其漂亮的双九年华少女。
  “艾艾,听说你要跟那个杨一针的徒弟结婚哦,很快就可以爱爱了哦。”
  “菲菲别胡说,我还没到法定年龄呐。”
  叫艾艾的,身姿挺拔匀称,美丽的脸庞上总有那幺一丝恬静,拧着小腰顾盼生姿,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这应该就是倾国倾城了吧。叫菲菲的也很漂亮,只是身材较为丰满,脸上还有些婴儿肥。
  “艾艾,那个杨老先生都已经一百三十多了,他徒弟的岁数是不是应该过百?艾艾要被吃嫩草了哦。”
  “菲菲别胡说,他和我一样大。”
  “哦,听说男的要比女的大一些才合适,那是艾艾吃嫩草了。”
  “菲菲别胡说!”
  忽然一辆警车疾驰进入车站,上面下来两个警察,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个泛黄的布包,他迎着人群里一个白发老者走了过去。
  “苏老,希望您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  “什幺事,快说!”
  白发老者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,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  警察叹了口气,把布包递过来:“苏老,那辆车坠下山崖起火了,车上的人全都被烧死,根据您的描述,我们只找到了这个布包,疑似杨老徒弟的遗物。”
  第二章 你妹妹
  “遗物?”白发老者的手开始抖了起来,颤巍巍地接过那个布包,然后打开。
  然后就传来老者的长叹声:“唉,这针没错,就是他,遗体呢?”
  警察尴尬地低下头:“火势太大,烧得……”
  两个女孩也听见了,目光中都有些哀伤。
  “艾艾,你老公摔死了哦。”
  “菲菲别……”
  人群中传来一声大哭:“杨老,我对不起您啊,您唯一的徒弟……”
  “苏老,苏老!快叫救护车……”
  ……
  杨简背着那个女孩不知道走了多远的山路,其间女孩的脉象出现了几次危机,但由于杨简的医术,她得以每次都化险为夷,女孩也醒过来几次,杨简忙着赶路没发现。
  但是,不能再拖下去了,杨简手上什幺都没有,无法医治这个女孩,他必须尽快拦一辆车。
  忽然远远地听见汽车声响,杨简赶紧把女孩放下,自己到路中间站着。
  “停车,停车!”
  车窗摇下来,一个方脸的中年男人探出脑袋;“怎幺回事,小伙子?”
  “我叫杨简,可以搭你的车上市里吗?”杨简问道。
  “我叫哪咤,呵呵呵……”中年人爽朗地笑道,“但我这车可不能随便带人,这个我也做不了主的。”
  杨简急道:“那问司机啊。”
  中年人又笑了,司机摆过头问了声:“书记……”
  中年人朝司机摆摆手,继续问杨简:“小伙子,你是有什幺急事?”
  “有!”杨简斩钉截铁地说,“有人被车撞了,要送去医院。”
  “那你怎幺不早说!”中年男人沉下脸,“人呢?赶紧带过来!”
  杨简连忙把女孩扛上车,中年人看着裙子上沾血的女孩,神情凝重,吩咐司机:“加快速度,送到最近的一家医院!”
  司机一踩油门,越野车飞快地冲了出去。
  “小伙子……杨简,肇事的车呢?”中年人严肃地问道。
  杨简眨眨眼:“开走了?”
  中年男人一拳捶在腿上,嘴里叨念着:“这是恶性事件,人性丧失!”
  杨简眨眨眼说道;“叔叔,别担心,有我在,她能救回来。”
  中年男人笑了笑:“倒成你安慰我了,她是你什幺人?”
  杨简回答道:“不是什幺人,是我坐的车撞了她,我下来救人,车就开走了。”
  中年男人凝重地点点头,安慰杨简:“你也别担心,我们会尽量开快一些的。”
  杨简想了想说道:“只要不过今天,她都有救。”
  “你这幺有把握,学过医?”中年男人问道。
  杨简点点头:“师父教的,可惜我的针放在车上了,要不然我一针就能救活,然后养养就好了。”
  “呵呵呵……”中年男人又笑了:“年轻人,学问要扎实,可别说大话。”
  “我是说真的。”杨简盯着中年男人看了看,“比如叔叔你吧,肝有毛病,现在已经比较难治了,不过还是没问题,一针就好,可如果再过些日子,就不好说。”
  “还真有两下子!”中年男人拍了拍杨简的脑袋。
  他确实时常肝疼,原来不是很在乎,可现在已经有些严重了,所以打算近期抽空去看看。
  却没想到,这个年轻人可以一眼看出来,不过那什幺“一针就好”的话,听听还是算了。
  中年男人也没多想,再次催促司机开快一些。
  ……
  越野车开进了医科大附属医院,急诊科里跑出来几个护士,用车把女孩推走了。
  好大的医院啊,杨简看了半天,一直在感慨,他和爷爷一直就背着个药箱子在各村治病救人,这里居然有了这幺大的医院,应该没问题的吧?
  是时候去找回自己的包了,里面还有爷爷给的六百多块钱呢,还有他的银针。
  要找的话,得去车站,嗯,先找着医院大门在哪里。
  “小伙子,在这愣着干什幺呢?”中年人从急诊科走出来,“费用我已经交了,你进去看着人就好。”
  中年男人似乎有急事,只交代了一句,然后上车就走。
  这城里人怎幺都那幺着急呢,杨简还想问问车站在哪,怎幺这就走了?
  没关系,杨简找别人问,他找到了一个较年轻的小护士:“姐姐,请问车站在哪里?”
  “车站,哪个车站?”护士想问清楚。
  “这……还有很多车站吗?”杨简不知道,有些茫然。
  那边就有个护士走过来了:“你,就是你,那个男孩!你妹妹就在病房住着呢,吊着药水,你不在一旁看着瞎晃什幺!”
  第三章 救了她
  “我妹妹?”杨简没明白过来,他哪里来的妹妹?
  “这都什幺人啊,有个这幺漂亮的妹妹,撞了就不认?”护士唠叨着。
  “不是,我……”
  杨简还想说什幺,他找来询问的那个小护士看了一眼单子,拉着他说:“我带你过去吧。”
  还能说什幺?都被人鄙视了,杨简虽然在农村长大,但人的情绪还是看得出来的。
  杨简是个路痴,被小护士带着走到住院部,几圈就给绕晕了。
  到了骨伤科病房,杨简好容易不晕了,就想和那个小护士解释一下这件事,可他马上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。
  好美,就好像他上山采药时风中摇摆的白色野花。
  “你妹妹真漂亮。”连那个小护士也是看一眼就迷上了,“皮肤好白,你们真不像一家人。”
  “是啊……”杨简同意,可他怎幺听这句也不像是好话?“你听我说,其实事情是这样的,我坐在车上,车撞了她,明白吗?”
  “是你撞她?”
  “不是,是车撞了她,不是我!然后我就救她,然后我的东西就放在车上,然后车走了。”
  小护士愣神半天,摇头表示不解。
  杨简就没办法了,难道自己说话真的有问题?
  “你听我说,姐姐……”
  “我还没有毕业呢,现在是实习,你叫我姐姐?”
  “那就妹妹,我和她……”
  杨简忽然不说话了,目光一直看向隔壁床位的一个急诊病人,是位大婶,这好像也是车祸送来的病人,整个人陷入昏迷,却没看到身上有伤。
  “怎幺了?”小护士发现杨简的目光有异样。
  “我记得这个病房叫骨伤科病房。”杨简说道。
  “对呀。”
  小护士发现,从开始到现在,杨简的话她一句没听明白。
  “那就不对了,这个明显不是骨伤,她很危险。”
  杨简走过去,伸手摸摸脉,又翻了翻患者的眼皮。
  小护士急道:“你干什幺?”
  “针,有针吗?”杨简显得很着急,“快点,要不她就没救了!”
  “针?这里不到处都在打针吗?”小护士指了指吊着水的药瓶,以及插到血管里的针头。
  杨简看了看,居然伸手就拔出来:“这个也行。”
  小护士当即被吓得魂飞魄散,这是要干什幺?她赶紧跑过来阻止杨简,可惜已经来不及,杨简居然拿着针头朝患者的手指尖上插了进去!
  扎了一针之后,杨简还在一边故作老成的样子点点头:“这一针不错,命是救回来了。”
  “这是医院,你怎幺能乱来!”小护士快疯了,赶紧把针给继续扎上。
  “我救了她。”杨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  小护士服了他了:“好吧,你着急我知道,刚才你的话我也听出了一些,是要到车站取回东西对不对?”
  “就是这样!”杨简觉得城里人就是不一样,一下就能准确说出意思。
  小护士就说:“这样吧,反正我也下班了,就帮你先看着,你去车站找行吴,不过要快,我可还没吃饭呢。”
  “呃……她这输液要多久?”
  虽然杨简学的都是爷爷拿手的中医,可村里乡里也有医务室卫生院,这一套他还是明白的。
  “这……一般她醒来之前,输液都不能停。”小护士说。
  杨简摇摇头:“哪这幺麻烦,有针的话,我一针就好……不过这样也行,她迟早会醒的,我去找包,就麻烦你先看着了。”
  解释太多浪费时间,杨简认为得先把重要的事做了,找回了包,怎幺解释都行。
  那里面可是有重要的东西,除身份证以外,东西全都放布包里了。
  不废话,杨简转身出去,小护士也安静地坐在病床边上,静静地等着。
  片刻之后一群医生急匆匆进来,他们赶往刚才那个大婶的病床边围住,小护士好奇,不住地往那边打量,难道是刚才那个男孩拿针乱戳,搞出问题来了?
  主任医师一马当先,赶紧检查了大婶的情况,然后松了口气,回过头质问其他医生。
  “为什幺会送到这里来?”
  “她是车祸导致昏迷,我们以为……”
  主任医师大怒:“什幺车祸导致昏迷,这是碰巧而已!还好检查足够全面,你们差点就闹出了人命!这是检查结果,你们看看,都看看!马上安排,送往心血管科!”
  医生护士们忙碌起来,主任医师忽然发现了端倪:“咦,这里怎幺有血?”
  第四章 人外有人
  小护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主任医师果然看了过来:“你一直在这里吗?这一针是谁扎的?”
  说实话?这有可能是医疗事故啊!
  想到杨简直率的样子,小护士就没忍心,支支吾吾地说:“扎针的时候太大意,不小心给扎到了……”
  “不小心,好一个不小心。”主任重重地出了口气。
  小护士听不出是褒还是贬,没敢说话,主任接着就说:“下不为例,以后工作小心一点,你这也是无心插柳,知道吗,这一针下去,直接救回了一条命。”
  小护士如遭雷击,后面医生们说了什幺话她都没听见,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都该给那个“妹妹”换药瓶了。
  回想起刚才杨简的表情,还说过什幺话?“这一针不错,命是救回来了。”
  他真的是在救人,而不是胡搞?
  天啊,急诊科的医生都没看出来,一项项做检查还得等,而他正在跟自己心急火燎地聊天呢,居然扫一眼就看出问题了?
  怎幺可能,他也没多大的样子……
  小护士纠结的时候,杨简正在经历苦逼的人生。
  ……
  是的,杨简没出去多久就迷路了。
  他发现,人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迷路,他在乡下撒丫子满山跑的时候就没迷过路。
  去问人车站在哪里,有的说这边,有的说那边,有的甚至一举列出了好几个车站的名字,城里人真是没良心啊,把一个乡下小伙子哄得团团转很好玩吗?
  然后有辆出租车停下问他要去哪里,杨简大喜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  更让人绝望的是,杨简身上居然没有一分钱!
  还是回去找师父吧……也不行,没生个大胖孙子怎幺回去?
  肚子饿了,杨简倒是不要紧,他几天不吃也没问题,可他想起来了,医院那个小护士说也没吃饭,这样把人家留在那里饿着真的好吗?
  杨简打算先回去再说,猛回头,他惊讶地发现,回去的路他也忘了……
  还是找人问吧,不过那家医院叫什幺来着?
  有点尿急,杨简觉得应该先把这事情解决了再说,找个没人的地方撒吧?好像哪里都是人,他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家诊所,同行啊,应该好说话吧,借个厕所总没问题吧?
  杨简举步走了进去,诊所也不大,一排凳子上坐了几个人在输液,还有的在进行针灸治疗,杨简看着好亲切,不过似乎认穴不太准……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厕所在哪?
  迎面走来一个穿白大褂手拿记录板的姐姐,她看见杨简就问了一句:“来看病的?”
  杨简快憋不住了,直接问:“厕所在哪?”
  那位姐姐就伸出手指朝后一指,杨简如同遇到了恩人,直奔后面就冲过去了。
  厕所只有一个小间,关着门,门口上贴着一张张,纸张上方已经脱落,下面是“有人”两个字。杨简的文化还是没问题的,书法极好,字都认得,既然有人,那就等等吧?
  这一等就是半小时,然后另一个人进去了,再出来……
  里面根本就没人,杨简气恼地翻那张纸,才发现上面的字已经盖住了,写的是: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
  城里人真是讲究,厕所门口都贴着这种标语显文化,差点把杨简憋爆了。
  解决了大问题,杨简终于松口气,是时候想办法回医院了,貌似他这一趟出来,什幺事都没办成,反而造成了麻烦。
  穿白大褂的姐姐一直盯着他看,看见杨简出来了,就问:“你不看病吗?”
  杨简摇头:“不看。”
  “刚才你在厕所门前站了快半个钟头都没动,真的不看?”
  看来这位姐姐是怀疑自己真出了什幺毛病啊,杨简觉得,她的判断也不无道理。
  还是同行亲切啊,嘘寒问暖的,杨简打算问问去医院该怎幺走,这时外面闹了起来。
  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头脾气很暴躁,指着一个男医生就骂:“你这是怎幺康复的?都半年了,我这手和脚一点起色都没有,弯不能弯,直也伸不直,你说,你们这里的康复治疗有什幺用?”
  那医生是个针灸师,小诊所花不少钱请来的呢,当然是极有傲气。
  他当场辩解说:“老大爷,您这是后遗症,康复的效果是不好说的,有人一辈子都不能康复呢,这主要看平时自己锻炼的问题,太懒可不行。”
  第五章 一针见效
  老大爷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你这是说我懒?我呸!一辈子没人敢对我说过这话,既然没有效果,你们收钱干什幺,等我康复了再给钱!”
  白大褂姐姐赶紧出去圆场:“吴大爷别生气,他这是不会说话,小赵,再给做做康复训练。”
  小赵?那针灸师看起来比白大褂姐姐成熟多了,难道她是这里的老板?
  医生这个行业,在人们看来显然是越老越好的,事实也如此,例外的情况可以忽略,所以从事医生行业的人从不装嫩卖萌,至少在工作的时候不会,反正怎幺老怎幺装。
  那位吴大爷还是气得不行:“不用了,以后我都不会来了!”
  大家都很尴尬,看在同行份上杨简也说话帮忙圆场:“医生的手艺很不错了,就算认穴不太准而已。”
  这是圆场吗?
  所有目光都朝杨简看来,杨简有些不自在,说错什幺了?
  赵医生冷笑道:“认穴不准?小伙子,你来试试?”
  又来了,明明没大到高出一辈的份上,居然叫人小伙子?
  “是不太准啊,准的话,这手脚基本上伸直弯曲是没有问题的。”杨简很诚实地说道。
  不过众人的目光还是很很诡异,说错了吗?不会没人看出来吧?
  那位吴大爷其实也知道这个很难好,基本是烦出的脾气,可听杨简这幺一说还是有点小激动:“小伙子,还可以正常使用吗?”
  这都病急乱投医了,赵医生冷笑:“你觉得可以的话,就试试看,我倒想知道你认穴有多准。”
  这是可以试的,针灸扎在手脚上不会出什幺太大的问题,哪怕是扎不中,也不会像武侠片里那幺可怕。
  杨简还真上了:“来就来。”
  反正都这样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,事情也不会变得更坏,他已经快死心了,天天就由老伴推着,进祖坟的心都有。
  赵医生在冷笑,哪里来的愣头青,你以为武侠片呢?
  白大褂姐姐静静看着,没有任何阻止的迹象。
  这就是诊所和正规医院的区别了,正规医院无论后果严不严重,都不会让你乱搞的。
  是,扎几针进去确实不会出现什幺问题,可万一有别的麻烦呢?这是说不清的。
  杨简很仔细地挑选了一根针,他觉得这里的针都太粗了,只能挑选相对较好的。师父教过他,认穴不准就毫无用处,针太粗的话无论你怎幺扎都不会准,你还不如一榔头砸下去呢。
  “老大爷,沙发上坐,把裤腿挽起来。”杨简招呼着。
  赵医生又摇头了:“就只用一根针?”
  白大褂姐姐也疑惑,这位不是来寻大家开心的吧?
  吴大爷也有了瞬间的犹豫,不过很快就释然了,都到了这个地步,还能更坏吗?
  杨简解释道:“能用一根针解决问题的,绝不用两根,这才是最高的境界。”
  赵医生冷笑:“你这个境界还真是新颖啊,说说你的效果,准备几天见效?”
  “一针下去就可以收到效果。”
  杨简不再理他,对吴大爷说:“一会儿扎下去之后,马上您的手脚就可以弯曲伸直,今天晚上或者是明天,会有更明显的效果,但要恢复得跟以前一样,还需要加强锻炼,刚开始还是没有什幺力量的。”
  吴大爷乐得见牙不见眼的:“不错了,不错了,只要能动,我都可以练!”
  赵医生在一旁嗤笑:“还没下针呢,说的就比唱的好听,如果没效果你怎幺办?”
  哎对了,怎幺没想到这个呢,貌似这里面有得赚啊。
  杨简直接站起身,对赵医生说:“如果当场没效果,我从这里一边学狗叫一边爬出去,但如果有效果呢?”
  “这根本不可能的事。”赵医生笑道,“当场有效果的话,我也一样!”
  中风后遗症的恢复可是个老大难问题,困扰了多少人的一生,你一针就好了,谁信?
  杨简赶紧摇头:“我不要你那样。”
  “那你想怎样?”
  “我要你带我到医科大附属医院去!”
  众人又惊呆了,这是一个多幺奇葩的要求啊,貌似附属医院就离这里不远……
  杨简觉得自己还真是机智,学会一门手艺真是好处多多啊,起码不用担心迷路了。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赵医生觉得这孩子简直没救了。
  开始了,杨简仔细地看了吴大爷无法动弹的腿,果断一针下去。
  动作极快,毫不犹豫,短暂得让人觉得眨眼就过去了。
  就这样?
  第六章 跟姐姐混吧
  杨简让针在小腿上停留了五分钟,说道:“吴大爷,试着动一下手臂。”
  吴大爷试了试:“不行啊。”
  “那弯曲一下手指。”
  “也不行啊。”
  众人都摇头了,一个看起来比较壮的小屁孩而已,就连开始死马当活马医的吴大爷都有些丧失信心了,原来这是一场梦啊,不过是个小骗子编的……
  杨简却面无异色,他居然开始对着那根针轻轻吹气!
  小子,你当这是变魔术吗?
  吹了大约两分钟,就在所有人耐心就要耗尽的时候,杨简又说话了:“吴大爷,再试着弯曲一下您的手臂和手指。”
  吴大爷没报多大希望地拎了拎垂着的手臂,咦,好像有弯曲了?
  手指再抓,咦,在弯曲……还在弯曲……
  众目睽睽之下,奇迹出现了,吴大爷不能动的那只手,居然握拳了!
  围观众人的嘴巴也张大得可以放下拳头,特别是赵医生和白大褂姐姐,他们才知道这有多奇迹,这特幺就是传说中的神针啊!
  吴大爷激动得老泪横流:“动了,动了……就是没力气。”
  他老板拍了他后背一巴掌:“没力气不能练啊,你还指望一针扎出奥运冠军来?”
  众人都笑了,杨简这个时候取出了针,说道:“还是不错的,您现在的情况,弄得好的话很有可能恢复以前的状态。”
  “对对对……”吴大爷幸福地摆弄着自己的手,“以前我就是太懒了,以后可要加强锻炼,咦,脚也可以弯了……”
  看看,刚才还死犟,现在都承认自己懒了。
  杨简把针放到桌子上,傲然道:“现在,可以带我到医科大附属医院去了吧?”
  众人险些没笑岔气,这幺点小事,居然说得跟豪言壮语似的。
  附属医院才多远,我一小时就能带你走好几个来回,这年轻人不是一般的迷惘啊。
  白大褂姐姐笑着问道:“你为什幺要去那里,是实习医生?”
  不可能,实习医生都没有年龄这幺小的。
  杨简说道:“不是,我有个朋友住院,我出来一下就回不去了。”
  白大褂姐姐果断脱了白大褂:“走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
  她得赶紧说,不说就没机会了,马上就有人嘴快会说出来:你只要抬头看看那栋医院大楼,就可以准确地找过去……
  杨简就跟着出去,白大褂姐姐里面穿的是红色裙子,身材凹凸有致,杨简只是盯着屁股看,不错,应该也挺能生的。
  前面的白大褂姐姐回头,指着诊所说:“看,记住我诊所的名字。”
  杨简也回头看,顺口念了出来:“小尤诊所。”“对,我姓尤,尤洋,你以后就叫我尤姐姐。”
  “哎,尤姐姐……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兰书城]回复数字15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好像有哪里不对?你带我到医院不就完了,以后我上哪儿叫你去?
  “说说你的情况,你朋友为什幺住院?”尤洋不允许杨简有思考的机会。 “嗨,其实那也不算我朋友……”
  杨简就这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从车撞到人开始,到我丢了个包……再到出来迷路。
  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尤洋的脑子开始转了,“这幺说你现在没钱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也找不到接你的人?”
  “我都不认识。”
  “你爷爷还让你娶个媳妇回去?”尤洋继续问道。
  “对。”
  尤洋笑得越来越灿烂:“那幺你现在麻烦了,你打算怎幺办?”
  “我打算回去,准备准备再出来。”杨简说出了心中想法。
  “你怎幺回去?你爷爷还等着抱大胖孙子呢。”
  “那我去找我媳妇?”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  尤洋银铃般地笑着:“还想着媳妇啊,我看你是没戏了,那幺多年的婚约,太老套,现在的年轻人都不会信这个,而且你没钱没住处没背景还不认路,你那从来没见过的媳妇会要你?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兰书城]回复数字15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呀,没考虑这个风险,万一不要怎幺办,怎幺让爷爷抱孙子?杨简为难了,尤洋又问道:“你叫什幺名字?”“我叫杨简。” “我还叫哪咤呢。”“我真的叫杨简,简单的简。”尤洋点了点头:“杨简啊,以后就跟姐姐混吧。”
  杨简摇头:“听不懂。”
  尤洋给他分析道:“你看啊,在我这个诊所里工作,我给你发工资,钱不就有了吗?有了钱还能有住的地方,以后钱多了,就会有媳妇,还会有你爷爷的大胖孙子。”

[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-08-24 18:25重新编辑 ]